广州书法双年展之2019“红棉杯”青年书法篆刻大赛南阳理工学院初赛

2019年04月18日  点击:[]

为认真贯彻落实党的“十九大”文艺工作精神,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艺术瑰宝——书法艺术,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建设文化校园、和谐校园,我院于0415日至25日期间,面向全体在校学生举办青年学生书法大赛,具体安排如下:

一、大赛组织

主办:南阳理工学院学生处

承办艺术设计学院

二、参展对象

全体在校学生

  1. 竞赛主题

    中国传统家风家训

    四、活动时间

    20190420日

    五、竞赛地点

    南阳理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

    六、竞赛须知

    (一)赛分钢笔组、毛笔组。

    (二)创作内容:书写内容以中国传统家风家训为主(参考内容附后)。

    (三)各参赛选手自备笔、墨、砚、章等比赛用具;竞赛用各类

    纸张、由学校统一提供。

  2. 报名时间

    自即日起至2019417下午6点,报名同学申请加入“书法比赛 QQ群:311813030”,同时提交报名表。

    八、奖项设置

        设立一等奖3名,二等奖6名,三等奖9名,颁发奖品和获奖证书。优秀作品将报送参加广州书法双年展之2019“红棉杯”青年书法篆刻大赛。

    九、大赛咨询

    艺术设计学院学生会科技创新部

    联系人王秀荣、张欣怡

    邮箱:1204186867@qq.com2227592690@qq.com

    电话:1523770043713461929390

     

     

    艺术设计学院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0415

     

     

    附件:

    诸葛亮《诫子书》

    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慆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冶性。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

    诸葛亮《诫外甥书》

    夫志当存高远,慕先贤,绝情欲,弃凝滞,使庶几之志,揭然有所存,恻然有所感;忍屈伸,去细碎,广咨问,除嫌吝,虽有淹留,何损于美趣,何患于不济。若志不强毅,意不慷慨,徒碌碌滞于俗,默默束于情,永窜伏于凡庸,不免于下流矣!

    颜之推的《颜氏家训》名句

    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自芳也;与恶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自臭也。”

    “积财千万,不如薄技在身。”

    “幼而学者,如日出之光;老而学者,如秉烛夜行,犹贤与瞑目而无见者也。”

    “父子之间不可以狎;骨肉之爱,不可以简。简则慈孝不接,狎则怠慢生矣。”

    “有志向者,遂能磨砺,以就素业,无履立者,自兹堕慢,便为凡人。”

    “生不可不惜,不可苟惜。”

    唐太宗《诫皇属》

    朕即位十三年矣,外绝游览之乐,内却声色之娱。汝等生于富贵,长自深宫,夫帝子亲王,先须克已。每著一衣,则悯(1)蚕妇;每餐一食,则念耕夫。至于听断(2)之间,勿先恣(3)其喜怒。朕每亲监庶政,岂敢惮于焦劳。汝等勿鄙人短,勿恃己长,乃可永久高贵,以保终吉。先贤有言:“逆吾者是吾师,顺吾者是吾贼”。不可不察也。

    包拯家训

    “后世子孙仕宦,有犯赃滥者,不得放归本家;亡殁之后,不得葬于大茔之中。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。”

    包拯以公廉著称,刚直不阿,执法如山。他在晚年为子孙后代制定了一条家训,共三十七字,凝聚着包公的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,虽千载之下,亦足为世人风范。

    欧阳修《诲学说》

    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知道。然玉之为物,有不变之常德,虽不琢以为器,而犹不害为玉也。人之性,因物则迁,不学,则舍君子而为小人,可不念哉?

    朱子家训

    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。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。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宜未雨而绸缪,毋临渴而掘井。自奉必须俭约,宴客切勿流连。器具质而洁,瓦缶胜金玉;饭食约而精,园蔬愈珍馐。勿营华屋,勿谋良田。三姑六婆,实淫盗之媒;婢美妾娇,非闺房之福。童仆勿用俊美,妻妾切忌艳妆。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不诚;子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居身务期质朴,教子要有义方。莫贪意外之财,莫饮过量之酒。与肩挑贸易,毋占便宜;见穷苦亲邻,须加温恤。刻薄成家,理无久享;伦常乖舛,立见消亡。兄弟叔侄,须分多润寡;长幼内外,宜法肃辞严。听妇言,乖骨肉,岂是丈夫;重资财,薄父母,不成人子。嫁女择佳婿,毋索重聘;娶媳求淑女,勿计厚奁。见富贵而生谄容者,最可耻;遇贫穷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。居家戒争讼,讼则终凶;处世戒多言,言多必失。勿恃势力而凌逼孤寡;毋贪口腹而恣杀性禽。乖僻自是,悔误必多;颓惰自甘,家道难成。狎昵恶少,久必受其累;屈志老成,急则可相依。轻听发言,安知非人之谮诉,当忍耐三思;因事相争,焉知非我之不是,须平心再想。施惠无念,受恩莫忘。凡事当留余地,得意不宜再往。人有喜庆,不可生妨忌心;人有祸患,不可生喜幸心。善欲人见,不是真善,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见色而起淫心,报在妻女;匿怨而用暗箭,祸延子孙。家门和顺,虽饔飧不济,亦有余欢;国课早完,囊橐无余,自得其乐。读书志在圣贤,非徒科第;为官心存君国,岂计身家。守分安命,顺时听天。为人若此,庶乎近焉。

    刘备《敕后主辞》

    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惟德惟贤,能服于人。

    (北宋)邵雍《戒子孙文》

    上品之人,不教而善;中品之人,教而后善;下品之人,教亦不善。

    (明)高攀龙《高氏家训》

    吾人生于天地之间,只思量做得一个人,是第一义,余事都没要紧。

    做好人,眼前觉得不便宜,总算来是大便宜。做不好人,眼前觉得便宜,总算来是大不便宜。千古以来,成败昭然,如何迷人尚不觉悟?真是可哀!吾为子孙发此真切诚恳之语,不可草草看过。

    以孝悌为本,以忠信为主,以廉洁为先,以诚实为要,临事让人一步,自有余地;临财放宽一分,自有余味。

    善须是积,今日积,明日积,积小便大。一念之差,一言之差,一事之差,有因而丧身亡家者,岂不可畏也!

    (明)杨继盛《杨忠愍公遗笔》

    你发愤立志做个君子,则不拘做官不做官,人家都敬重你,故吾要你第一立起志气来。

    (明)姚舜牧《药言》

    人常咬得菜根,则百事可做。骄养太过的,好看不中用。

    (明)袁衷等录《庭帏杂录》

    位之得不得在天,德之修不修在我。毋弃其在我者,毋强其在天者。

    (清)爱觉新罗·玄烨《圣祖庭训格言》

    志之所趋,无远不届;志之所向,无坚不入。

    (魏)王昶《戒子侄》

    人或毁己,当退而求之于身。若己有可毁之行,则彼言当矣;若己无可毁之行,则彼言妄矣。当则无怨于彼,妄则无害于身。……止谤莫如自修。

    (西晋)羊祜《戒子》

    恭为德首,慎为行基,愿汝等言则忠信,行则笃敬。无口许人以财,无传不经之谈,无听毁誊之语。闻人之过,耳可得受,口不得宣。思而后动。

    (南朝.齐)萧嶷《戒子》

    勤学行,守基业,修闺庭,尚闲素。如此,足无忧患。

    李世民《帝范》

    奉先思孝,处下思恭;倾己勤劳,以行德义。

    欧阳修《示子》

    藏精于晦者则明,养神于静则安。晦所以蓄用,静所以应动,善蓄者不竭,善应者无穷。

    (北宋)范纯仁《戒子弟言》

    人虽至愚,责人则明;虽有聪明,恕己则昏。尔但常以责人之心责己,恕己之心恕人,不患不到圣贤地位也。

    (南宋)袁采《袁氏世范》

    人生世间,自有知识以来,即有忧患不如意事。小儿叫号,皆有不平。自幼至少至老,如意之事常少,不如意之事常多。虽大富贵之人,天下之所仰羡以为神仙,而其不如意处,各自有之,与贫贱人无,无特所忧患之事异尔。故谓之缺陷世界,以人生世间,无足心满意者。能达此理而顺受之,则可少安……

    言忠信,行笃敬,乃圣人教人取重于乡曲之术。盖财物交加,不损人而益己;患难之际,不妨人而利己,所谓忠也。有所许诺,丝毫必偿;有所期约,时刻不易,所谓信也。处事近厚,处事近厚,处心诚实,所谓笃也。礼貌卑下,言辞谦恭,所谓敬也……

    凡人行己,公平正直。可用此以事神,而不可恃此以慢神;可用此以事人,而不可恃此以傲人……至于君子而偶罹于灾祸者,多由自负以召致耳……

    行高人自重,不必其貌之高;才高人自服,不必其言之高。

    方孝孺《家人箴》

    贫贱而不可无者,节也贞也;富贵而不可有者,意气之盈也。

    (明)姚舜牧《药言》

    一孝立,万善从,是为肖子,是为完人。

    凡人为子孙计,皆思创立基业。然不有至大至久者在乎?舍心地而田地,舍德产而房产,已失其本矣

    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;积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。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流,积为江河;星星之灼,燎于原野,其始至微,其终至巨。

    (北宋)梁焘《家庭谈训》

    沉默缓畏,遇物和而有容,语言举止务淹雅凝重,喜怒不形于色,然后可以为佳士。

    (南宋)江端友《戒子》

    食已无事,经史文典谩读一二篇,皆有益于人,胜别用心也。

    才不宜露,势不宜恃,享不宜过。能含蓄退逊,留有余不尽,自有无限受用。

    淡泊二字最好。淡,恬淡也,泊,安泊也。恬淡安泊,无他妄念,此心多少快活!

    看圣贤千言万语,无非教人做个好人,人谓做好人难,余谓极易。不做不好人,便是好人。

    童子涉世未深,良心未丧。常存此心,便是作圣之本。

    (南宋)江端友《戒子》

    夜卧不眠,常须息心定志,勿妄筹画无益之事及起邪思。当审观此身暂聚不久,既死之后,急急殓藏,盖其败坏不可堪见,方此之时,谁为我者?如此思之,用意劳神、凿空妄作、名利之心可皆灰灭。以此涉世,遇患鲜矣。

    余平生不肯说谎,却免却许多照顾前后。

    做人要存心好,读书要见理明。

    无哲不愚。

    (明)姚舜牧《药言》

    阿谀从人可羞,刚愎自用可恶,不执不阿,是为中道。

    做人最忌是阴恶。处心尚阴刻,做事多阴谋,未有不殃及子孙者。语云:有阴德者必有阴报……先人有言:“存心常畏天知。”吾于斯语,夙夜念之。

    以忠信为心,出言行事内不欺己,外不欺人,久而家庭信之,乡国渐信之,甚至蛮貊且敬服之。由其平生之所积然也,故曰诚能动鬼神。若怀欺挟诈,言不由中,行无专一,欺一二人将至人人疑之,一二事不实,事事以为不实,凡所接对,莫不猜防怨恶,将何以自立于天地间!每见年少之日,自谓智能,虽在父子兄弟间,说不从实,举动诡秘,见恶亲长,取贱乡邻,虽至老死,后人犹引以为戒,哀哉!

    人子事亲多方,只生事尽力死事,尽思二语蔽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人家不论大小,总看此身起。此身正,贫贱也成个人家,富贵也成个人家,即不能大好,也站立得住……所以修身为急,教子孙为最重,然未有不能修身能教子孙者也。

    人心至灵至动,不可过劳,亦不可过劳,亦不可过逸,惟读书可以养之……书卷乃养心第一妙物。

    富贵贫贱,总难称意,知足即为称意。山水花竹,无恒主人,得闲即为主人。

    待下我一等之人,言语辞气,最为要紧。

    (清)爱觉新罗·玄烨《圣祖庭训格言》

    人能清心寡欲,不惟少忘,且病亦鲜也。

    陆游《放翁家训》

    大抵人情慕其所无,厌其所有,但念此物若我有之,竟亦何用?

    司马光《训子孙文》

    夫生生之资,固人所不能无,然勿求多余,多余希不为累矣。

    夫谋利而不遂者,不百一;谋名而不遂者,不千一;今处世不能百年,而乃侥幸于不百一不千一之事,岂不痴甚矣哉!

    (南宋)陆九韶《居家正本制用篇》

    一家之事,贵于安宁和睦悠久也,其道在于孝悌谦逊。

    (清)张履复《训子语》

    凡家不可太贫,太贫则难立;亦不可太富,太富则易淫……可以养生送死守家法长子孙而已。

    人家不论贫富,贵贱,只内外勤谨,守礼畏法,尚谦和,重廉耻,是好人家……

    (清)张英《聪训斋语》

    人生豪侠周密之名,最不易副。事事应之,一事不应,遂生嫌怨;人人周之,一人不周,便存形迹。若平素俭素,见谅于人,省无穷物力,少无穷嫌恶,不亦便乎?

 

  • 附件【附件.doc】已下载

上一条:南阳理工学院2019年“似水流年•心随我动”心理情景剧复赛成功举办 下一条:第七届全国高校数字艺术设计大赛方案

关闭